阿里云三任總裁同臺對話:數字經濟如何變革?

2019-09-26 16:42 來源:獵云網
瀏覽量: 收藏:0 分享

  過去10年間,云計算已經在關鍵技術和應用規模上實現對傳統IT的全面超越,云、大數據、AIoT和移動協同正在引領時代的發展。

  9月25日,阿里云三任總裁王堅、胡曉明和張建鋒在2019杭州云棲大會呈現了一場精彩的對話。從10年前堅定投入云計算核心技術研發,到數字經濟時代的全面到來,十年傳承的堅定投入,讓阿里云能夠持續探索科技未來,步入技術的無人區。

  阿里巴巴技術委員會主席王堅回憶道,“10年前,我們為云計算加上了一個定語,定義為以數據為中心的云計算,為今天以數據為關鍵要素的數字經濟搭了一個橋,開了一條更遠的路。”

image.png

  這是阿里云的起點,通過大規模計算操作系統飛天的建設,開創了中國云時代,為數字經濟時代提供計算引擎。到現在,全球200多個國家地區的數百萬客戶在使用阿里云的云計算、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服務,其中包括一半以上的中國上市公司和80%以上的科技公司。

  過去10年間,云計算已經在關鍵技術和應用規模上實現對傳統IT的全面超越,云、大數據、AIoT和移動協同正在引領時代的發展。

  “阿里巴巴是一家技術公司,科技是未來,”阿里巴巴集團CTO兼阿里云智能總裁張建鋒表示,“今天所有的技術都是為了滿足一種需求。并不是說CEO一定要理解技術,但是他需要理解技術的趨勢和業務的變化。”

  螞蟻金服集團總裁胡曉明舉了一個生動的例子:在西安的一個羊肉泡饃路邊攤,也能夠通過信用體系,獲得貸款。這背后就是數據計算在重構這個世界的信用體系。他認為,互聯網已經成為一個通用技術,必須要去思考、去推動技術和數據的創新。

  面向未來,云計算、大數據、智聯網、移動協同將成為數字經濟的四大關鍵技術,阿里云的使命也從“飛天夢”走向更廣泛的數字經濟領域,支撐數字經濟的偉大進程成為阿里云的新使命和要解決的核心問題。

  以下為阿里云三任總裁對話原文:

  主持人:請阿里巴巴集團技術委員會主席、阿里云創始人王堅博士;阿里巴巴集團首席技術官兼阿里云智能總裁張建鋒;螞蟻金服集團總裁胡曉明,這三位都是阿里云不同時代的掌門人。三位是代際傳承能帶來整個阿里云發展的歷史脈絡記憶。 我和王堅博士認識有10年了,請王堅博士開一個場,就今天的數字化經濟時代有什么見解。

  王堅:如果講對數字經濟有真知灼見早了一點,就像十年以前談云計算那樣,其實沒有說清楚什么東西。數字經濟,我理解就是兩點:1.不應該是數字經濟,應該是經濟數字。本體是最重要的,本質數字經濟是經濟數字。2.一年半之前我從來不提“數字經濟”這個詞。

  為什么開始提“數字經濟”這個詞,因為我們國家在“數字經濟”前面加了一個定語,這個定語是什么呢,“以數據為關鍵要素的數字經濟”。因為有了這個定語以后,使得我們今天談數字經濟和歐洲談數字經濟有了一道分水嶺。這個定語正好和當年我們做云計算是吻合了, 10年以前我們在云計算前面是加了一個定語,叫做「以數據為中心的云計算」。

  歷史就是這么慢慢吻合起來的。 如果一定要講的話,以數據為中心的云計算為今天以數據為關鍵要素的數字經濟搭了一個橋,開了一條更遠的路。

  主持人:謝謝,無論經濟進入什么樣的時代,大家最關心對個體有什么影響,這個影響一定很真切,隨時能感知的。大家都在說數字經濟到來了,真實對于個體發生的變化是哪些,尤其是新鮮的,易感知的,你最感興趣的分享分享。

  張建鋒:我們知道在消費領域肯定發生了非常多的變化,電子商務,電子商務是阿里巴巴最感同身受的一個東西。我加入阿里巴巴是在04年,到今年15年,基本上見證了整個零售業,從移動互聯網這個技術慢慢到今天的變革過程,最早是移動互聯網技術和零售產業的結合。到今天電子商務遠遠超越了這個概念,它是和供應鏈,和整個消費者的互動,包括和螞蟻金服的借唄、花唄消費信貸完全融合在一起。

  數字化不是影響一個環節,是影響了所有環節。從信息匹配、信用的建立,到今天整個阿里有50%以上的交易都是信用支付,是基于數字技術來做信用支付。數字技術對于制造業更加不用說了,對制造業、零售業從生產過程完全是數字化,每一個人都能體會到的。

  二,早上省長講了很多浙江的政務服務,很多人沒有體感,省長講了很多數字。今天你在浙江省要去香港,辦一個通行證,不用去現場的。你要成為一個網約車的司機,以前要提供10份以上的材料,今年只提供1份材料就可以了,而且網上直接提供,2天之內就能辦結,以前要超過15天。你要開一家餐館,以前提供超過10份材料,很多時間審核,方方面面都在影響我們生活的各個方面。很多人不覺得我在數字化,但確實在享受數字化帶來的價值。

  主持人:這個階段便捷和效率是我們感受最深刻的,因為是要素要件的關聯串聯,應該是整個系統的效率提升。孫權,你從金融角度分享的更多,試著從這個角度告訴我們正在發生什么變化?

  胡曉明:我們最明顯感受到是在中國,你可以一個月沒有現金,甚至沒有信用卡,可以在杭州、上海、北京生活。不止一個月,一年都可以不用現金,這是由于數字技術在背后所發生的改變。 同樣你今天要理財,通過支付寶客戶端可以購買到各家銀行,各家基金公司相應的理財產品。因為擁有了數字技術,讓支付寶的客戶端和所有金融機構產生了連接。更重要的,由于數據的產生,我們可以快捷給路邊攤(貸款),原來他們不能獲得貸款。由于數據的存在,我們非常快速的進行信用評估,他可以非常快的在平臺上獲得貸款。

  特別感動的是,我在西安去吃一碗羊肉泡饃,這家店主在我們網商銀行貸款了8萬塊錢,他知道我是支付寶的,最后一定說不收26塊錢的羊肉泡饃這筆錢,他說提供的服務不僅是金融,更是對他的信任,他不用去求親戚朋友借一筆錢。背后所有的事是由于數字計算能力,我們在重構這個世界本身信用體系。由于有了數字經濟,這個對數字經濟會產生巨大的影響和變化。

  當然這僅僅是小企業,未來還會對大企業,對城市管理,對我們的生活還會產生縱深的影響,因為有了互聯網,有了數據,有了計算力。

  主持人:的確技術能打破技術壁壘、行政壁壘、地區壁壘,重建一個完整的信用體系,你最后付了26塊錢了嗎?

  胡曉明:付了!

  主持人:特別溫暖。支付寶是我們生意的支撐、信義的支撐,特別好。我知道王堅博士是最初云計算在中國的推動者,當時要把未來看不到的愿景和大家講,現在逐一都在實現,哪些變化是讓你特別欣慰的,覺得這個變化真好。

  王堅:其實我覺得變化永遠都是很好,“真好”不知道怎么說。站在我的角度,從大會角度,大家知道最早開這個會的時候,來的都是網站站長,那是云計算最早的先驅。“真好”就是他們不見了,他們不見了就是時代發展了。相信今天很多來開會的人再過5年也不見了,那是因為時代發展了。

  我自己比較有幸看到了這么一次一次新的發展,所以我想有發展,有成長,這是你看到最美好的東西。

  主持人:無論是鼓吹還是踐行數字化時代和經濟的時候,都在科技的改變,終極還是對人的改變。剛才建鋒說上云是很多企業、個體企業必然的選擇,這是企業內部一把手的工程。一把手是不是具有數字化思維特別重要,三位似乎都不存在這個問題,無論從商業科技、科技商業,商業管理再回到科技,你們好像都沒有這個問題,那企業一把手到底什么是關鍵的數字化內核,這個質素到底是什么?

  張建鋒:阿里巴巴是一家技術型公司,科技是未來,但我還是要講一下,今天所有的技術都是為了滿足一種需求。并不是說CEO一定要理解技術,但是他需要理解技術的趨勢和業務的變化。我們想講到的,在阿里巴巴也是一樣,我認為所有企業一樣,本質上還是需求驅動、頂層設計、技術支撐。需求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消費者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市場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他要跟上這些變化一定要去思考,為什么別人做得比我好,我為什么還不能非常好的服務消費者,或者說創新產品,他就要去思考,需要什么樣的技術。

  非常好的一點,他不用自己研究這些技術,有非常成熟的技術提供商。他更要想的是怎么把一個需求和技術趨勢相結合,很簡單,一把手要考慮的是這個問題。只有考慮這個問題,才會想今天必須做些什么事情,這就是你的需求和新技術的結合,做的是這么一個決定。并不是要決定今天要采用一個全新的技術,研發一個全新的基礎性技術。

  我們剛才也討論了很多技術,像云、IoT、大數據。我不認為一家公司會與技術的發展是完全脫節的,哪怕是做古董的,一定有一些可以和技術相關系的。一把手最重要的是對市場,對需求深刻的理解和技術結合的深刻理解,這樣才能去做一些事情。

  主持人:已經逐漸轉化成內核的需求。曉明先生,你分享一下到底是什么質素變成一把手的技術和選擇。

  胡曉明:核心的改變,互聯網已經成為一個通用技術,消費者都在互聯網上,企業無論是零售商、金融服務提供商,還是城市生活服務提供商,或者制造業,我們不得不適應消費者都在互聯網上后,企業的生產管理、管理方式要不要改變。企業原來靠產品創新或者供應鏈優化,這是非常對的。

  除此以外,你必須得去考慮消費者,當他的需求在互聯網上變化了后,生產方式、生產力水平,這些體系要不要跟著改變。如果要跟著改變,核心的根本還是技術在發生很大的作用。 當然我們也不能把完全的技術絕對化,說技術做好了,后面供應鏈不用管了,客戶關系不用管了。

  除了供應鏈、客戶關系管理外,我說的“技術”是科技+數據,這兩樣東西對企業未來生產管理中將發揮很大的作用,核心是因為消費者都在互聯網上。你改或者不改,整個產業結構,整個生產方式,零售方式,服務方式,都將發生改變。你到底是迎合者還是堅守自己原來在工業化時代的方式,我認為作為一把手必須要去思考,必須要迎合消費者的改變,而去推動技術和數據的創新。

  主持人:博士,你怎么看待這個問題?

  王堅:我覺得曉明和建鋒說得稍微有點繞,我說的直接一點。為什么是一把手工程,不知道下面多少是一把手,他本意不是現在一把手的工程,是要換掉,來一個新的一把手才能做成這個事情,大概是這個意思。 王堅:確實是個很嚴肅的問題,要么就是你脫胎換骨,這是一個經濟的數字化。要么你自己數字化,要么你脫胎換骨,要么就是換骨脫胎,只有這兩種可能性,真的是非常關鍵。在最重要關鍵的位置上,是這次變化非常重要的關鍵節點。

  主持人:人還是最關鍵的,追加一個小問題。我們在歷次大會上都能感覺到阿里是技術的引領者,你作為未來的展望和暢想者,阿里在科技上還有哪些難點?

  王堅:我覺得阿里不應該講是追趕者,阿里的發展歷史,我其實蠻感觸的,自己也學了很多。其實阿里巴巴有20年,今年是11年。比如說支付這個事情,大家都在講今天是有支付這些東西,可能大家從來沒有認真想過。

  阿里是中國支付的開創者,一個開創者和你做一件事情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大家在講云計算也有同樣的問題,當你要開創一個東西時和大家都覺得這個東西應該做,這是完全不一樣的事情。我想技術同樣也有這樣的問題,只是做成這個技術,還是開創了這個技術用這個技術又去開創了一個新的時代,這是完全兩個不同的概念。

  無論對阿里也好,對中國也好,我們是到了不止把技術做好,要去做開創的時候,不然這個世界不會進步了,阿里有這樣的歷史責任!

  主持人:開創者的角色,應該向開創者致敬。 說到區塊鏈技術,似乎是一個相對成型的技術概念和技術實踐,應該在金融當中廣泛使用。真正在區塊鏈金融當中,阿里怎么思考推進?

  胡曉明:區塊鏈是一個非常好的技術,所以在區塊鏈技術上持續投入資源。在全球區塊鏈本身的專利上,阿里+螞蟻也是遙遙領先的,因為我們在這方面投入巨大的技術研發力量。區塊鏈的技術不僅僅在發虛擬幣,區塊鏈技術在比特幣上用了這么短時間,創造了全世界前十大貨幣,價值1700億美金,這是非常了不起的。更主要的是,除了在幣的業務上,區塊鏈和供應鏈金融,和企業本身建立跨鏈信任體系當中,是非常有價值的。

  我認為前半場互聯網都在消費互聯網,面對于數字時代,企業互聯網到來,如何建立企業之間的共識,建立企業之間的協同,區塊鏈將發揮巨大的作用。 今天我們在供應鏈金融體系當中通過區塊鏈技術,和越來越多的企業聯動創新,幫中小企業,幫助核心企業。不僅在供應鏈金融,我們在交易憑證、電子發票中都在持續投入資源。

  我們堅信一條,區塊鏈技術對于未來3年、5年商業經濟的影響、數字經濟的影響是非常重大的。

  主持人:具有很大的想象力空間。 最后一個問題,博士,我記得城市大腦概念是在這個舞臺上提出的,大家都希望改變居住的社區、城市、區域,乃至更大的行政區劃。現在我們看到杭州在一步步進步,它推廣得到底怎么樣,遇到了什么困難,取得了什么有效的進展?

  王堅:這也是一個比較難回答好的問題,和開創有關的,城市大腦第一次是在這個舞臺上告訴大家,開始是在這之前,我想很多事情出來是有一個過程。

  今天到底什么個狀態呢,用三句話來表達比較好一點: 第一句話,大家還沒有搞明白都叫了,在媒體上也好,大家都可以看到這個東西。甚至我還看到寫了一篇很大文章講這個東西,但是我也沒有看明白他在寫什么。不管怎么樣,大家開始叫了,這是一個好的事情,至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第二句話,確實這個東西觸到了我們真正要解決的問題。城市大腦本質如果撇開所有的功能而言,就是要解決一個城市數據的流動性問題。今天如果城市數據不流動,它是不會讓這個城市真正看到所有今天問題被解決的方法。回過頭來講這件事情,今天我們看到所有的問題,包括科技也好,大家想要解決的問題,如果這個城市的數據不流動,其實是沒有可能解決的。

  第三句話,到了什么狀態呢,在杭州至少已經到了真正意義上,在一個城市規模上談這件事情。也是第一次讓我看到希望,我們是在講城市的大腦,而不是在講一個城市某一個功能。我想在更多的場合,大家無論聽到人工智能技術也好,實際上都還是在講一個技術在某一個功能上怎么實現,它遠遠談不上在一個城市整體的角度來考慮它們之間的事情,杭州是非常積極的,在一個城市的水平上想這個事情。 我就談這三點。

  主持人:城市數據流動和協同,未來整體功能真正裂變和優化,謝謝。   三位是阿里云不同時代的掌門人,在你們發展過程當中一定有自己的心血和當時的成果,對于未來的商業經濟有沒有一個關鍵詞給到阿里云的。

  王堅:繼續努力,沒有什么東西可以替代努力!

  胡曉明:技術已經越來越成為一種共識。

  張建鋒:需求牽引、技術驅動。

標簽:

責任編輯:liudan
在線客服
香港频果报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