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家大數據公司相繼被查 源起套路貸與暴力催收

2019-10-23 17:42 來源: 投中網
瀏覽量: 收藏:0 分享

  近期,大數據行業,再次陷入風聲鶴唳當中。

  從公開信息來看,9月初截至當前,僅僅半個月時間,已經有6家公司先后被爆出負責人被帶走調查或公司已暫停、調整業務等消息。

  這是繼2017年,15家大數據公司被查之后,數據行業的再次震蕩。

  只是,這一輪突擊檢查之后,違規進行爬蟲的大數據公司真的能被清理嗎?

  被抓的大數據公司

  “源頭是套路貸、暴力催收,數據公司給他們輸出爬蟲運營商等涉嫌侵犯用戶信息。”某大數據公司員工張飛對投中網透露,這是最近一波大數據公司被查的主要原因。

  監管的突然來襲,并非沒有征兆,而是早就有所提示。

  另一位業內人士李林告訴投中網,今年315晚會之后,監管部門早就提醒過高利貸公司,但他們沒收手。如今的嚴查,只不過是以往的延續。

  李林還對投中網透露,早在這些大數據公司被查之前,很多獵頭也被抓了,原因是這些獵頭手上掌握了太多個人信息。

  在近期被抓捕的這一批大數據公司中,最早爆出被抓的是杭州的魔蝎科技。

  9月6日下午,魔蝎科技一位核心高管被警方帶走的消息,刷爆互金圈。與魔蝎科技合作的放貸機構稱,魔蝎科技的數據未按時傳達至合作平臺,服務突然被中止。緊接著,該平臺的官網無法打開,截至投中網發稿為止,魔蝎科技的官網仍未恢復正常。

  針對魔蝎科技被調查,網友TonyStark爆料稱,共計抓獲涉案人員120余名,凍結資金2300余萬元,勘驗固定服務器1000余臺,扣押電腦100多臺,手機200余部。

  今日,據知情人士向投中網透露,目前,魔蝎科技辦公地點所在的樓層其電梯已經無法直達,魔蝎科技的大門也被杭州西湖區公安局分局蔣村派出所貼上了封條。

  (圖片拍攝:投中網)

  “魔蝎就是爬蟲在行業里出名,爬各種數據。”張飛如此評價已被調查的魔蝎科技,在他看來,魔蝎被查與爬蟲服務有關。“爬蟲只是工具看用的人”張飛補充道。

  無獨有偶,就在魔蝎科技事發當天,多方消息稱,新顏科技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CEO黃向前也被警方要求協助調查。而早在9月1日,新顏科技就已通知所有商戶:對于無法提供網絡小貸合作協議的商戶,新顏科技將在9月2日晚上21時關閉所有接口,不再向其提供服務。

  關于協助調查,新顏科技的官方口徑是:與其合作的一家持牌網貸平臺涉及暴力催收問題,新顏科技本身的業務并未受影響。

  5天之后,即9月11日,網上流傳出一則視頻,視頻內容顯示杭州市華星時代廣場的公信寶大門被貼上了“古蕩派出所封”字樣的封條,公司員工被全部帶走。

  緊接著9月12日上午,天翼征信總經理、副經理以下及市場人員,共計十余人被警察帶走。

  隨后,又有消息傳出,頭部大數據風控平臺同盾科技其爬蟲部門已被解散,員工集體待崗。消息還稱同盾科技實控人兼CEO蔣韜已出國避風頭。但同盾方面對此否認,并發布公開聲明辟謠。

  “最近數據公司查得很嚴”,張飛感慨。如今,張飛所在的大數據公司也已經暫停營業。

  大數據公司被查黑歷史

  事實上,這已不是大數據行業遭遇的第一次震蕩。

  早在2017年5月,監管部門就已對大數據公司動手。據“一本財經”報道,彼時,已有15家大數據公司被列入調查名單,這其中不乏估值超過幾十億的大公司。隨后,這一名單增加至30多家公司。

  在當時,知名大數據公司—“數據堂”數據業務線上多人被警方調查。

  在之前一輪的監管中,數據亦是監察焦點。

  當年6月,正值《網絡安全法》落地,與數據相關的規定主要有以下幾點:

  1、網絡運營者收集、使用個人信息,應當遵循合法、正當、必要的原則,公開收集、使用規則,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圍,并經被收集者同意。

  2、網絡運營者不得收集與其提供的服務無關的個人信息,不得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和雙方的約定收集、使用個人信息,并應當依照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和與用戶的約定,處理其保存的個人信息。

  3、網絡運營者不得泄露、篡改、毀損其收集的個人信息;未經被收集者同意,不得向他人提供個人信息。但是,經過處理無法識別特定個人且不能復原的除外。

  4、任何個人和組織不得竊取或者以其他非法方式獲取個人信息,不得非法出售或者非法向他人提供個人信息。

  彼時,《網絡安全法》的出臺,監管對相關公司的約談,在一段時間內對大數據公司起到了威懾作用。但隨后,監管力度稍稍趨緩,這些數據公司又開始活躍起來了。

  那么,屢遭監管“重視”的大數據行業到底有何魅力,值得諸多玩家們“頂風作案”呢?

  誘人的利潤、千億級別的規模

  據《棱鏡》獲得的一份頭部數據公司報價單顯示,僅信息核驗服務就被細分為43個項目,包括實名驗證、銀行卡“三要素”核驗、對用戶消費偏好、經濟能力方面的預測等等,不一而足。單次查詢的價格從每項2毛錢到10塊錢不等,如果包年的話另有折扣。

  與此同時,業內人士李林對投中網稱,目前他所在平臺接入的數據大多為5毛錢一條,但能拿到這么便宜的價格是因為其領導跟數據公司負責人的關系較好。

  也就是說,甲方每查詢一次數據,就需要支付相應的費用,數據提供方的吸金能力,可見一斑。

  “我們在前年就已經實現盈利。”某頭部數據公司高管王岳曾在接受投中網采訪時稱,公司在成立2年后便已開始盈利,目前該公司主要服務于持牌消費金融機構以及一些頭部銀行。

  “這兩年,這個市場的增速很快。”王岳坦言,但即便如此,王岳仍不滿足當下的利潤。

  “肯定不滿意,越高越好,”王岳對投中網直言。

  另據“新流財經”此前報道,以同盾科技為例,該公司在2016年-2018年的營業收入分別為6066萬元、2.61億元、5.42億元,呈幾何級數增長。

  盈利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大數據市場的規模及資本的青睞,或也是諸多玩家選擇大數據行業的原因。

  據大數據產業生態聯盟聯合賽迪顧問共同編制的《2019中國大數據產業發展白皮書》指出,2019年中國大數據整體規模達到5386.2億元,預計2020年達到6605.8億元。

  而在融資方面,根據億歐智庫2018年11月發布的《2018中國智能風控研究報告》顯示,截至彼時,金融風控企業已經達到573家,其中有192家企業獲得投資,投資金額超過1000億元,其中3成企業獲得三次及以上的投資。

  不可否認,機構對于大數據的利用帶給了用戶的一定的便利,但同時不合規的利用卻也導致用戶的信息被泄露或公開。因此,如何在合法范圍內,挖掘和使用用戶的數據信息,無疑是當下各個數據機構亟需找到的平衡點。

標簽:

責任編輯:bozhihua
在線客服
香港频果报彩图